Wednesday, November 7, 2012

.

不要对我存有希望,我真的就连自己要的是什么我都不懂,
何况不是我的你们。

这几天,我开心我会笑,
我伤心我会哭.

如意,你的心在想什么?
认识我的人知道我一向来老实+没有秘密。
如果我真的有一个思想,我觉得我应该喊都喊出来给你们知道的。

两个都很好,真的很好。
不要说条件的好,只是说对我很好。

但是我没有在你们两个里面要做出选择还是什么。

其实开始的时候,我根本就是完全没有想过今天的到来。
因为确实的我只是爱我的未婚夫。

但是持续的吵,很多人打电话来,很多人的劝告让我觉得,
很烦,+我觉得我在这场爱情里面是可悲的,没有权利的,不能交朋友的,捆绑的,如果做错一点事情恐怕会被人丢臭鸡蛋过来的,
那时的我,我很清晰的记得,站在我身边的是可以说-没有人。
最好的朋友?姐姐?妈妈?老师?干妈?
一个都没有..全部人的矛头都是指向你是错的。
当然,那时候在我身边的就是那个男生,你们就会觉得人家乘虚而入,因为他我们才吵,他可能不站在你身边吗?

话倒转回来,如果今天你是理智的,你的解决方式会是那样?
我记得我那时还不知道任何事情的,我不懂那个男的喜欢我,我只是说跟一个老朋友去吃饭,你说要冷静几天,陆续的我知道了后,就被说不要脸之类的话。
因为你们不是我,你们总觉得人家是怎样怎样的,但是如果你们是我,你们真的可以和一个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朋友,因为知道了他喜欢你,因为你男友,你就不再和他做朋友?

过后就开始闹了,闹到很大,查我...之类的全部能让我反感的动作全部暴露出来。
我哭了很久,我野了,我烦了,我不吊了,为什么我要一直去顾虑你的感受让我自己来承受别人对我的烂评价,我扩出去了,我不要回来了,因为是你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信任的,你查我的那天,我就只是在那个男生的隔壁,我说不要谈了,你死要,你还很无理取闹,就连我自己都没有看过那样的你,结果我放任大哭,在他的面前,电话完毕后,我收了眼泪。
他说:可以借你肩膀。
我说:不会给你再那么容易得分。

我靠去我车位前面的地方铺着,哭哭哭,我真的很怨恨!
他拉了我靠他的肩膀。

鹬蚌相争,只有渔翁得利。

是你自己选着来和我相争,那么你不要怪渔翁会得利。

是你自己要做到全世界人来管这件事情的,我很无助的时候,我找carmen,我找katherine,我带出来的信息也只是淡淡的整件事情,他们有来找你吗?没有,因为我只是要人家教我,真心的朋友会和你说真心话,他们也未必能100%肯定,他们不会和我一样。

你一直进攻,我的心一直给人占领,你觉得证明我错就是最大的成就,那么不用那么麻烦,我承认我错就是了。因为我从来和你一起,我都不介意对错,因为一起就是要用一个单位去计算,你穷,我们看不见未来,你没有国际,你没有父母,没有家底,但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为了这些东西选着放手,因为那些对我来说是一点重要都没有的东西,钱没有可以赚,你没有家庭我有,我share给你,我以为那样你就可以专心的来爱我,没有想到我们的爱那么脆弱,一点的信任都没有,一点的考验都经不过。

你可以写到很美丽,你也可以写到你很爱我,
你不断的再唤醒着我我们的未来,我们之间的爱,你真的要放手吗?

我很老实的回答:
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人,去做我想要做的。
和那个男生,没有关系。如果他感动到我,我会给他一个拥抱。如果当下的感觉是对的,我会和他说谢谢你给我的美好。

如果那样是外来给我的一种‘不要脸’,我有未婚夫的看待,那么我选择放手,不是因为那个男生,是因为我为我想要说的‘谢谢’而放手,为我想要的‘拥抱’而放手,我要做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去做,不要被约束,所以我说,我真的很像很像野马,不要觉得你的爱就可以绑住我,一阵子我忍的时候可以,一辈子,很难。

我真的没有勇气把‘engage’换去‘single’。
我更加没有勇气换下我们cover photo的订婚情景。
因为它真的很刻骨铭心。

朋友说:是你的终究会回来的。真的。

我不懂。
但是。
麻烦。
给我活在当下。

因为未来太渺茫,如果一直为了未来而活,我真的无法感觉到当下的美好。